伙食团长

发布时间:2014-01-07 02:56

我认识一个胖子,是我以前单位伙食团的团长。伙食团长不幸成为一个胖子,有双重的烦恼:一是名声不好,有多吃多占的嫌疑;二是他实际上并不敢放开胃口吃,他有减肥的任务,美食当前却须勒紧裤带,也算得上是一种人生的痛苦吧——所以我们都很同情他,并且认为他不如辞去这个倒霉的职务,当个比较清水的一般职工算了。

     然而他似乎根本就没有辞掉伙食团长的想法,不然他何以一口气当了八年团长,直到伙食团改革、被另一个职工承包?这八年里,他像一个被充气的皮球一样迅速澎涨,胖得十分壮观。奇怪的是他的属下,那些炊事员们,却个个精瘦。真是天知道,他们吃的完全是一样的伙食啊!

     既然是胖子,就有胖子的通病。首先,伙食团长喜睡,而且躺倒即着,一着即鼾,我住在他家楼上,有时夜里被他如雷的鼾声震醒,感觉自己好像睡在波涛之上。本来他实权在握,在单位里比较傲慢,但他对左邻右舍,楼上楼下的职工,却一律恭谨有加,老远就放出笑脸来,偶尔掌勺,对我们也决不乱抖。看他懂事,我们就没有向他提什么抗议,何况他又不是故意打鼾让我们睡不好觉的。其次,伙食团长怕热,还是五月天气,他就开始打赤膊了,下面一条灯笼裤衩,摇着蒲扇,叉手叉脚地在大庭广众之中走,脸上油光光,身上汗津津,肥肉一嘟噜一嘟噜的,尤其是胸脯,猛一看,真有点像是女人的,就那么露着,相当厚颜无耻,没有人看了不脸红。但大家念他是一个粗人,又怜他是一个胖子,也没有谁明确地批评过他,但影响终归是不好的。

     伙食团长对于这些情况,是完全明白的。主观上他是不想做胖子的,所以也忌讳人叫他胖子。有次一个才分来的年轻人不知情况,随口叫了他一声×胖子,他就冒了火。他还减过肥,无外乎节食,运动这些花样。节食对他是困难的,因为在伙食团,不吃白不吃,他又有一个好胃口,想抑制也抑制不住。运动呢?勉强试过,累得要死,却一点效果也没有。最后想到一个比较省事的办法:少睡一点。到了晚上,就去看人家打麻将。因为怕输钱,他是不肯亲自打的。但看了几晚上,看得两眼通红,哈欠连天,上班时不顾一切,放倒就睡了,差点让单位的头儿撤了职。于是老样子,破罐子破摔,一任身体胖下去。

 值得庆幸的是,这个前伙食团长终于还是瘦了下来。因为从团长任上下来之后,他辞职下海,干上了推销工作,成天在外面跑,不由他不瘦。这对他固然算得上是一件好事,我们也未尝不可以庆祝--最起码,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,夏天也不至于老是看到一个暧昧的胸脯了。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bp.src = "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