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叫一声排长暖心窝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11:10

“排长好!”QQ头像闪亮。甭问,是北京的菩提树上线了。

暖流阵阵,涌上心房。人到中年,还有人尊称排长,实在让人感慨万千。每一次上线,你总要打招呼,“排长,近来好吗?”一声温馨的问候,穿越时空,拉近快三十年的岁月距离。排长,多么年轻的称呼啊。眨眼间,一代人的时光远去了,容颜易老,尘事渐忘,彼此珍重不变的,应该是心中那个永远年青的秋天。

1988年的秋天,注定是我们人生之旅的又一个开端。空气中弥漫着毛阿敏的歌声,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?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。歌声缥缈,印证了这一季节我们互相的问询。我从湖南军校毕业,分配到驻川某师工兵教导营。初出军校门,军中初任职,踌躇满志,自信满满。菩提树你金榜题名,从天津来,与天南海北的同学一道,拧着行李唱着歌,走进军营,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军训。这就是机缘。一个是刚刚走马上任的学生官排长,一个是刚刚经历七月高考得胜踏进大学校门的女大学生,就在这一年的深秋,相识在川北军营。

其实那时,我还够不上真正意义上的“排长”资格。虽然院长在毕业典礼上宣布我们国家行政23级正排职干部的命令,但还没有一纸部队的任职文书。刚到连队报到,司令部就通知我与另一学员去通信营实习半年,在通信营某连某排某班睡了两个晚上,就被人叫去协助后勤部营房科当监工。监工什么却无人明示,人家营房科有专门的助理员管基建这摊子事儿,你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官会不会来添乱?一下子,司令部不管,后勤部也不管,百无聊赖,只好回到工兵营筑城连呆着。这时就看到浩浩荡荡开进工兵营大院内的大学生们。连长指导员高兴,说一排长你回来得正是时候,来帮我们训练学生吧。

明白了吧,闯进你们的军训,我充其量是个“帮忙”的角色。

事隔多年,我想,若我在通信营当了实习排长,若我在营房科真的当了监工,哪里还会有后面的故事发生?哪里还能结识你们西南石油学院88级海工系、油藏系的女大学生呢?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、上天的恩赐吧。

一个月的军训短暂得如百米冲刺。不能忘怀的,是在营部灯光球场上教女生连唱军歌,初生牛犊不怕虎,硬着头皮上架,真还把一群羞涩的小女生教练成嗷嗷叫的女汉纸;是教“女兵”们如何打靶瞄准,耐着性子讲解什么是“三点一线”;是惊心动魄的实弹射击过后,在嘉陵江边嘻嘻哈哈捡拾石块打水漂;是指挥全营拉歌比赛的热闹非凡。我们作为女生连,以柔克刚,自然得了冠军。当营长宣布比赛结果时,你们欢呼雀跃,恨不得把我这个指挥抬起来抛上天去……军训结束了,难舍难分的道别,至今让人唏嘘。漂亮的辅导员朱跃群老师领着你们这一群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女生,挥手远去……

多年以后回想,也许我们是同龄人的缘故。当年的军训,互相之间没有丝毫的不适应,留下的是永远愉快的怀想。那些日子里,部队严谨的纪律和令普通人生厌的作风养成,如无休止的叠被子、整内务、走队列,我没见你们有一个人厌烦。女生连,如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麻雀,你们私下里议论我这个年轻的排长还像个学生样,悄悄说河南籍的老连长一天到晚板着一张脸不近人情,说那个胖乎乎的成都兵班长整天零食不离嘴是个好吃狗……两个月后,我奉调云南前线作战,在野战指挥所曾经收到过你们多位同学的来信,尤其是你菩提树,书信中还夹带一张摄自嘉陵江边的红衣彩照和川中特有的红树叶……

无法忘却的青春记忆!清晰如昨的情感活剧!

叫一声排长暖心窝,直叫得人热血沸腾,叫得我双泪长流。菩提树,谢谢你!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,一辈子也不会后悔,绵延至今的“战友情”,让我们珍重、珍惜……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bp.src = "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