拿什么来雕刻时光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05:36

当代建筑物寿命愈来愈短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显而于见的例子就是1994年代竣工的浙江某地居民楼,二十年光阴不到,就莫名其妙地“自然”夭折。君行当下名山大川,遇见真正名副其实的明代先前建筑,能有几例?任意走进一处还没有被城市规划、没有被推土机、挖掘机张牙舞爪肆虐的街区,见那年纪约莫二三十岁的建筑,总会有沧海桑田袭来——哪一幢房,哪一栋楼,不是苍老得斑驳陆离呢?

原本应该坚固牢靠传世百代的建筑,怎么变得如此不堪一击?想我发蒙时的小学、念我与同学勤工俭学一砖一瓦修造起来的中学,还有我诞生的那间青砖黛瓦屋,以及父母大人含辛茹苦建造起来的两处老房子,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里,早已在这个地球上前前后后消失,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把残存的记忆,留驻依稀梦中。

在明媚的太湖之滨,在这座显耀苏南工匠精湛技艺的雕花楼里,走走停停,联想万端,突然心生异意,“不堪一击”的话题,又一次不请自到——是什么原因,造成现代、当代建筑物如此短命短寿?作为人世间匆匆过客,我们该拿什么来应对时光?假以时日,子孙们该去何处游览眼前这玲珑样、不重复、品味高大上的雕花大楼?

眼前的“江南独一楼”,辉煌夺目,令人目眩。已然矗立近百年的老楼,历经战火兵乱朝代更迭,躲过“文革”生死浩劫,却是风雨不动安如山。置身其中,顿觉时光倒流。不容易!小闯将们万马齐喑破四旧的年代,这里成了公社堆放集体财产的仓库或权力机关的办公楼,万幸中免除了封资修打倒砸烂的厄运,逃过了付之一炬,真真一个劫后余生是也。

于是今日,民国初期建筑春在楼,春常在,花不败。原汁原味的手工雕刻,鲜花般灿烂;光可鉴人的油漆门窗柱梁,古朴鲜亮,就连那一片片远涉重洋自德意志而来的灰色铸铁雕花栏板,虽历九十余年时光消蚀,仍旧散发出簇新的光芒。楼主金家兄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为母亲造此楼尽孝的拳拳之心,辉耀日月,泽被后世。更让我等后来人啧啧点赞、称奇的,却是这楼宇宏敞,是这堂皇富丽中的梁、柱、窗、栅和身价不菲的红木家什摆件,是那设计精巧,满室无所不雕、无处不刻的精工雕琢。龙凤呈祥、渔樵耕读、花鸟鱼虫、戏文图案……各式各样的传统雕花图案,层次分明,形象生动,含意隽永。苏南友人说,这一栋二层小楼,典型的江南民居,集数百能工巧匠之精力,修造时间达数年之久。主人家、石木雕瓦漆各路匠人和无以计数的帮工,慢功出细活,极尽修造、雕刻之能事,铺排出一座精致、豪华、奢侈的雕花楼来。

2000多年前,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秉持实用、坚固、美观三原则,于地中海之北,留下了无以伦比的罗马建筑。而我泱泱东方古国的精美建筑,哪去了呢?除去兵火毁损原因之外,是不是自上世纪中叶以来,因指标不足、资金匮乏、材料短缺,因多快好省争上游和工匠师傅们有意无意的偷工减料,仅满足于适用和经济,呼隆隆齐唰唰制造出大批量的豆腐渣工程来?至关重要的建筑坚固原则缺失,埋下了短命短寿的伏笔,亦深种下坍塌倒毙的风险。这是严酷环境急功近利使然,更是浮躁不安所致吧。

时至今日,建筑日新月异,有钢筋水泥和高科技工艺作保证,有强大雄厚资金当后盾,但,实用、坚固、美观的建筑原则回归了吗?海浪般涌来的建筑巨浪,哪一处不是似曾相识,哪一处不是简单轻率的复制?走南行北,有几座新城,能让你过目不忘留下印象?设若没有道路指示牌和文字提示,没有当地的乡音飘荡,你断然不知道身在何处,是南国还是北方。

打小,我们荣耀长城、赵州桥、拙政园。长大成人,我们骄傲故宫、天坛、颐和园。而今,城里人向着深山僻壤里的古镇村落竖起大拇指。节假日,更是朝着所谓的名胜佳境扑去,哪怕千里迢迢也在所不辞。然而,看得越多,失望越多,抱怨越多。埋怨那毫无文化意味的仿古假制,心痛那金贵的老街旧巷被灌满铜臭的商业气息淹没殆尽,心惧那一波又一波汹涌来袭的“快餐文化”和遍地开花的假古董、真赝品。触目惊心的快、快、快,让人纠结。举目四顾,什么都在赶,什么都在抢,什么都在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。而时间长河,依旧以它固有的节律,静静流淌;规律之花,断不因你急匆匆快马加鞭而改变她娇美的容颜。岁月如此静好,闹不明白为何都要急急急慌不择路。

且行且思量。静观古人留下的大美遗制,问天问地问自己,人生一世,究竟该拿什么来雕刻时光?是不是应该,平浮躁心,消功利气,学苏南工匠,刻刀在手,潜心向阳。用真心、用深情、用责任,工雕琢技法,刻天下宁静,雕万世芬芳呢?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bp.src = "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